十年磨一劍

人家說十年磨一劍
 
若說我出道十年到底學到什麼?可能只有這簡單一段話:
 
“那些用文字或話語來打磨自己光鮮亮麗包裝的人,內在都有缺點。而那些一時失意的人,內心都可看到智慧與純真。勿盲目追隨意見領袖,因為有時你不知道你追隨的是領袖還是我的領袖(Mein Fühler)”
 
 
這也是為什麼我讀到 強納森。JOJO。風行者的名言會這麼激賞的原因: “你若還未看見朋友的缺點,你可能還不夠靠近他。”
 

[翻譯] 德國計畫對非歐盟國家的外國人收取學費

Studiengebühren für Nicht-EU-Ausländer geplant
[翻譯] 德國計畫對非歐盟國家的外國人收取學費

原文連結:http://www.deutschlandfunk.de/baden-wuerttemberg-studiengebuehren-fuer-nicht-eu.680.de.html?dram%3Aarticle_id=380877
Von Uschi Götz

Baden-Württemberg will künftig Semestergebühren von Studierenden verlangen, die nicht aus der EU stammen. Die Höhe: 1.500 Euro. Damit will das Land Finanzlöcher der Hochschulen stopfen. Kritiker befürchten, dass sich die betroffenen Studierenden den Besuch einer Uni gar nicht mehr leisten können.
巴登符騰堡想要在未來對那些非來自歐盟國家的大學學生收取學費。最高一千五百歐元。這個國家想要用這個方法來減少大學的財務缺口。評論者擔心,這些受衝擊的學生無法完成大學的學業。

繼續閱讀

[翻譯] 快!逃出鬼島辦公室!

Hilfe, wir wollen raus! Arbeiten in Taiwans Büros
快!逃出鬼島辦公室!

Klaus Bardenhagen
Do 16 Mai 2013

縮網址:http://wp.me/p16AXN-DI
原文連結:http://www.intaiwan.de/2013/05/16/buro-arbeitsbedingungen-taiwan-angestellte/

Endlose Tage unter Neonröhren
日光燈管下沒有終點的工作天

Öde, aufreibend und mies bezahlt: So schimpfen viele Angestellte in Taiwan über ihre Arbeit. Trotzdem beschweren sie sich selten. Lieber kündigen sie selbst.
很多台灣員工私底下埋怨它們的工作是:無趣,耗費心力,以及糟糕的薪水。但他們卻很少公開批評,寧願默默辭職。
繼續閱讀

[翻譯] 為何台灣對出國工作者而言很熱門

Warum Taiwan beliebt bei Auslandsmitarbeitern ist
為何台灣對出國工作者而言很熱門

Von Claudia Obmann
29.08.2016

縮網址:http://wp.me/p16AXN-Dy
原文連結:http://app.handelsblatt.com/unternehmen/mittelstand/wachstumsmaerkte/internations-org-umfrage-warum-taiwan-beliebt-bei-auslandsmitarbeitern-ist/14448284.html?mwl=ok

 

Wo lebt und arbeitet es sich am besten fern der Heimat? 14.000 Mitarbeiter, die sich dauerhaft im Ausland aufhalten, haben ihr Gastland beurteilt. Die exklusive Umfrage kommt zu einem überraschenden Ergebnis.
走出家鄉後甚麼國家最適合生活及工作?長期在國外停留的一萬四千名勞工,評估他們現居的國家。最新的問卷調查得到驚人的結論。
繼續閱讀

工作有感22

其實我很難理解,有些一級主管為什麼會無法了解專案進度。

我在高雄帶團的時候,每天成員都匯報,每周都有版本。到了發布期,每天都有版本。甚至專案每一期的目標都是我訂定的,我說達陣就達陣,我說下個版本再解就延後。所以目標一定達成。

會不會延遲?做完了沒?其實都可透過科學化的方法來得知。簡單來講,問正確的問題。

所以從機械公敵電影中,我學到的跟別人不一樣,我學到問正確的問題,對很多人來講原來是很困難的事情。

如果你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你會怎麼活?

如果你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你會怎麼活?

今年九月廖前輩在臉書上發了一個調查:"如果你今年20歲左右,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你會怎麼活?“,引起我的興趣,回了我的看法,剛好適逢我出國取材,所以在海外飯店的閒暇之餘我就把完整的論述寫完了。

我試著不假設任何狀況,只看命題,也就是除了自己之外已經確定沒有其他人類,也不用問為甚麼及疑惑,可以想像一覺起來就發現這個事實。

那麼,會怎麼活?這有兩種意涵,其一就是如何活下去,其二就是用甚麼樣的態度活。

我這篇以前者的角度下去論述,分為短期,中期,長期的分析。後者我覺得是每個人個性不同,難以論斷,請讀者自行揣摩。

繼續閱讀

工作有感21

今天去運動的時候,看到某商家店門口有一坨大便。
我突然受到上帝感招,靈光一想,想出如何分辨領導及管理:

  1. 看到地上一坨大便,把它清理了。這是解決問題。
  2. 看到地上一坨大便,感化了另一個人,使這個人原本不願意清大便,變成願意看到大便就去清理。這是領導。
  3. 看到地上一坨大便,想辦法去規劃一個方法,紀錄觀測大便生成的頻率,找到大便生成的原因。這是管理。

繼續閱讀

台灣遊戲業界的困境5

看政治人物笑寶可夢現象有感:
“現在滿街都是抓神奇寶貝的人:公園、捷運站、大馬路口⋯走路的、騎腳踏車的、騎機車的、開車的,都忙著抓怪,遲早總要撞在一起。
李家同看到外籍怪獸入侵,應該會大聲疾呼,要求開發本土的抓怪軟體,讓台灣人可以抓我們自己的怪獸,例如:馬英九、蔡英文、陳菊、洪秀柱、柯文哲;還有什麼江春男、張震嶽、豬哥亮之類的。大家抓到怪獸,還可以在道館對戰,就更有趣了。各位,試想如果日系的神奇寶貝球裡,跑出寶石海星;你拋出的本土寶貝球是吳敦義,一樣都是水系怪獸,到底誰比較強呢?"

敲碗等李家同放砲成真。
講老實的。
 
政治人物的這個IP其實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打比方說漫畫韋宗成的馬皇降臨,桌遊的美麗島風雲,遊戲其實之前我們也有好幾個提案。
 
然後AR互動已經有怪獸社區,AR技術國內其實也不缺。
 
沒有大鳴大放,主要還是"有錢人跟你想的不一樣"。首先,遊戲是一個高風險產品,除非不領薪水自己做個兩年到四年,或是拿到一筆七百萬到三千萬的單,是沒辦法把遊戲催生出來。如果是後者的話,以一個個人開發者/創業家來說確實難度/風險高了點。台灣社會並不這麼鼓勵這樣的行為。(突然想到最近鋼琴人口銳減那個新聞)所以都必須仰賴有錢人的投入。但就我觀察目前的遊戲產業其實還是工作坊的模式,所以有錢人投入會發生一個情形:有錢企業家認養職棒,然後老闆下來指導球員該怎麼打球,還要求球團一定要賺錢,然後球員覺得外行指導內行的現象。
 
相反地產業若是工廠模式,那麼產業鏈中就會有固定的生產模式,那麼風險就可在層層剝削中降低,對有錢人來說也許是比較安全的選擇。
 
第二,最終要走向國際,目前台灣的遊戲產業缺乏這樣的人才/產業鏈。講簡單點,要把遊戲推到瑞典去賣,我們開發者還壓根不知道第一步要找誰。其遠因是我們關注台灣及中國市場太多了,所以留下來的業務都熟這個市場,熟國外市場的業務及開發者早就離開了這個產業,或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工作有感20

Jonathon Blow 說過一句話我一直覺得很中肯

“If you don’t see the flaws of your friends, you might not be close to them enough"(你若看不見朋友的缺點,你可能還未真正認識他們。)

我記得我剛出社會的第二到三年,那時還很菜。有一位副總級(副總大概是管兩百人)的高官空降,諸多新政搞得天怒人怨。

有一天同事閒聊,剛好有人抱怨到這位副總,說完之後。旁邊冒出一位副總的小助理,她貌似說:"你們不要這樣子講,副總是我看過最優秀的人。"

我堅信小助理講的絕對是真心話,我也認為他只是覺得大家都誤解了這位副總。

只是那時候我才體悟到原來一個人是可以同時有極好與極壞的不同面向。

後來我就常常觀察類似的議題。

打比方說,一個人的幽默與否並不取決於自己,而是取決於聽眾。(某魔術師聯誼故事)

打比方說,有很多時候爭論的兩方可能同時都是對的。(涂醒哲舔耳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