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我是 Alex St. John 的女兒,我認為他對於女工程師的看法有誤

I am Alex St. John’s Daughter, and He is Wrong About Women in Tech
[翻譯] 我是 Alex St. John 的女兒,我認為他對於女工程師的看法有誤

[本文已徵得作者同意翻譯]

原文網址:
https://medium.com/@milistjohn/i-am-alex-st-john-s-daughter-and-he-is-wrong-about-women-in-tech-4728545e7c0e#.tm9ch46wi
http://www.wired.com/2016/04/alex-st-johns-daughter-wrong-women-tech/

My name is Amilia St. John and I am the daughter of Alex St. John. Yes, that one. For those not following the horrific toddler meltdown my father has been very publicly broadcasting over the past few days, here is a short summary; My father, posted an article recently on venturebeat.com ( 相關文章請看 http://wp.me/pBAPd-vd  )claiming that:

 “Many modern game developers have embraced a culture of victimology and a bad attitude toward their chosen vocations.”

and how:

    “[he] can’t begin to imagine how sheltered the lives of modern technology employees must be to think that any amount of hours they spend pushing a mouse around for a paycheck is really demanding strenuous work.”

我的名字是 Amilia St. John,我是 Alex St. John 的女兒。沒錯,就是那個 Alex。如果你還不知道那件令人恐懼的胡鬧事件的話,一言以蔽之:我爸貼了一篇文章說:"很多現代的遊戲開發者習慣認為自己生活在受害者情節下,同時對他們自選的職業抱持負面態度。","我無法想像這些受到現代科技庇護的員工認為動動滑鼠就能營生是艱難的工作。" 繼續閱讀

廣告

die Uhr 學習德語傳統時間念法

die Uhr 學習德語傳統時間念法

(as an order of 繁體中文,English,Deutsh)

日前在德語家教課時剛好學到有關傳統的時間念法,在課後作業之餘,我突然覺得這很適合做成一個App,能印證我的學習成果,又同時能提供一個德語教學的工具。

於是乎 “die Uhr" 這個App就誕生了。第一個版本只花了一個晚上三個小時。經過了兩個測試版本的除錯時間(截至目前為止大約花費十五個小時),1.2 版已經發布在 App Store 及 Play Market。

目前這個應用程式僅提供傳統時間的念法,還算是一個簡單功能的App,主要適用對象是德語家教老師,及德語學習者,用來協助課堂上的講解。另外英文及繁體中文的部分僅作為輔助德文還不熟稔的使用者對照之用。

繼續閱讀

監獄管理員一百小時心得

監獄管理員一百小時心得

說實話,很高興到了我這把年紀還能當一個挑戰者,不,是一個純粹的玩家。

這款監獄管理員(Prison Architect),是自從我進入手遊時代之後在半路的勾玉忍者(Jade Ninja:https://itunes.apple.com/tw/app/gou-yu-ren-zhe/id515797882?l=zh)及買了不玩的西伯利亞(Syberia:https://itunes.apple.com/us/app/syberia-full/id876318800?mt=8)之外唯一付錢的產品。

其實在他們Alpha板之中我就已經注意到這款題材特殊的產品,直到上架,我才趁著特價用台幣六百買下。也重新下載Steam(前一次玩PC遊戲是暗黑破壞神三,及星海爭霸二)

為了不破壞讀者的體驗,我只簡單講。對於一個模擬城市類型的經營策略遊戲來說,他們真的做對了。有些遊戲開發者真的想太多了,這種類型的玩家其實根本不會認為操作太繁瑣,因為這種遊戲就是在玩"壓力摳米"。對我來講,每天晚上玩到午夜,光是看著那些小人走來走去,就是一種紓壓。 繼續閱讀

工作有感18

我去年的演講,其實我不知道有沒有人真的理解我想講甚麼?

我在職涯中一直關注的,就是管理這件事,我希望這個世界更好。
而我相信必須由老闆,工頭,勞工三方共同努力。
我希望三方都撥一些時間與精力更關心這件事情,而不是互相壓榨,互相仇恨。
良好的制度,良好的文化,也許再加上良好的利潤分享。

繼續閱讀

2015面試紀錄

公司

  1. 奧爾 (N+8),奧爾擴編團隊,找我加入的是日商代理案,所以要用日方的的程式。我最後選這間是因為我還希望兩年後再挑戰一次海外的娛樂遊戲職缺,所以我仍需要累積商業遊戲的履歷。
  2. 尚芳興業 (N),娛樂機台,雖然是大公司,但是軟體自研的部分算是小團隊,跑Scrum,預算不高,案子不大,公司想要找銷售以外的出路。
  3. 安泰電業 (N+10),在深坑的鴻海集團的公司,作車用電子應用,他們是小團隊,但是準備上市上櫃,很妙的是他們看上我會Lua就想要找我去寫他們Android的介面(NVidia提供的介面平台),老闆是個很阿莎力的年輕人,他直接跟我喊話說是給我個機會賺一波退休。
  4. 十三行互動 (N),這間做的是建案展場的電子互動,他們年薪開70以上,所以面試的時候我就直接問他們可以往上開到多少?他們雖然說他們都有賺錢,但我還是開了一個很高的數字,但他們應該不能接受。
  5. 思銳生醫 (前主管電訪後無聲卡),作超音波的醫療影像軟體,新創團隊,面試很有禮貌,需要有人接手軟體的收訊端與介面,他們介面用MFC在Win8上面跑。
  6. 富利達 (面試後無聲卡),菲律賓公司的台灣開發團隊,小公司,線上賭機,有Unity,Flash等專案。但他目前比較缺的是Java Server與Action Script(Flash)的人。
  7. 元細胞(面試敗退),這間是港商來台灣設據點,營運人想自己轉研發,他們的開發方針我是贊同的。我本來以為經過兩年跟香港人的合作,應該可以適應順利,但是面試的時候還是無法接受香港人的沒禮貌。當然對方明白揭開我這兩年的最大弱點,只好破局。連薪水都不想談。
  8. IGG (語音面試敗退),這間是他們人資從Linkedin找我,原本是期待加拿大的職缺,但後來時間上來不及所以改為考慮新加坡職缺,經過約四位大陸主管的語音面試後得到無聲卡,所以我猜是被Reject。面試內容大多是我之前經歷所做的技術部分。
  9. Good Game Studio (筆試敗退),這間公司原本我寄予相當大的期待,我從學歷審闖到線上筆試,在筆試後被Reject,很可惜問不到到底Reject的原因是甚麼。這間公司的筆試算是很多元,從基礎到製作經驗都有考到,也不偏廢技術,總限時兩小時。
  10. Ubisoft (六天,兩個月資格審敗退)
  11. Cupcake Digital (十一天資格審敗退)
  12. Handy Games(十一天資格審敗退)
  13. Mag Interactive (十四天資格審敗退)
  14. King (一個月資格審敗退)
  15. Paladin Studios (一個月資格審敗退)
  16. 其他無聲卡都不列

Head Hunter

  1. 樂駿 (Line),獵人頭中這間有送我去Line面試,不過Line要的是Server技術強者,所以我就敗退了。
  2. 伯樂 (Akasuki),因為先前就跟Akasuki談過所以發現是這間後就沒有後續。
  3. 藝珂 (Akasuki),因為先前就跟Akasuki談過所以發現是這間後就沒有後續。
  4. Michael Page (Akatsuki),因為先前就跟Akasuki談過所以發現是這間後就沒有後續。
  5. 保聖那 (Akasuki),因為先前就跟Akasuki談過所以發現是這間後就沒有後續。
  6. 日商優橋 (其實是國際型人力派遣公司,客戶中有SE社)
  7. 立可 (超沒誠意只有電話聯絡)
  8. Creative Personnel (亂槍打鳥,但至少有從英國來一次電話)
  9. change-job.com (亂槍打鳥)

小記

今年的轉職比較特殊的是,面對獵人頭或各公司的面試,我都抱持著練功的心態,只要找我去談,我就當作練口才。面對獵人頭時,我開始可以做到我講得多,對方講得少。面對工程師,我開始能侃侃而談,主導流程,打中關鍵問題,探出對方的底線。當然,如果面對的不是技術人員,而是人事,管理。就還有加強空間。

資格審的意思就是文件審,投了履歷但是因為某種原因被拒絕,但通常無法知道是甚麼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