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idea about those students acting nazi in athletic meet.

An idea about those students acting nazi in athletic meet.
一點關於在運動會上扮裝成納粹黨軍的想法

(We just skip those previous wide-spread links on the internet)

From a positive point of view, it’s a good chance, by this event, to educate properly those students, those lecturers, and to improve our education materials toward a common sense. I emphasize here, a common sense shared by Taiwanese people.

繼續閱讀

廣告

工作有感22

“技術人員只從技術可行性來看問題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孔子說:"君子不器"就是這個道理。
我以前在分享軟體問題時曾改編貝德卡馬的台詞說過,我們要觸摸到臭蟲的前世與今生。
當我們看一個問題的時候,如果不能從通盤的角度,包含政治(人),歷史(過去時間),未來(未來的時程安排)一起考量,那麼技術也許成功了,但專案終究會失敗。
這是我看過很多技術強者,最後卻中箭落馬所得到的觀感。
技術是為解決問題所服務,問題本身的來龍去脈才是重點。
夜深了,講多了,也講得不好,也許一兩年後我再把這個問題講清楚。
結論:不要被非技術人員用一個技術為外觀實質上不是技術問題所蒙蔽了要採用的方法。
補充

# 對於決策直覺的三種不同技術開發者: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以及不知不覺。

# 決策的失誤是文化,是慣性,不是偶發事件。就像儘管事前說的一口條件,最後男人及女人擇偶挑的就是胸部及挑經濟實力差距。他們不清楚自己要的是甚麼而已。

# 對做過的技術,卻發現其他人沒有相同經驗過於批判。對於沒做過的技術難度過於高估。

從設計面是優先順序,從執行面是工作項目的銜接。

[Memo]

One man said right, if you want someone behave stupid, just don’t giving him the relavent information. Since he doesn’t have those information, he will make desicions based on imagination, not on facts. Those desicions will be far ridiculous from the point view of persons with proper information.

遊戲產業的程式人員在資訊不對等的情形下試圖不斷地增加規範:"你不可以這樣做"或是"你必須這樣做"。
這樣的後果是在製程上慢慢地美術及企劃人員就變成是團隊內的外包。並且接著就會變成所有的事情都變成程式收尾,程式變得"很重要"且"忙碌"。換言之,程式其實挖掘了讓自己無法從工作上解放的墳墓。
然後我們最後再抱怨為甚麼團隊對專案沒有熱情。
人不是機器,我們都忽視了可以從另一個角度著手,也就是試圖讓團隊成員"發覺"某種方案對成品有好處。讓團隊成員對專案有承諾感(Commitment)。
開發者分兩種,一種有成本概念,另一種沒有成本概念。活了大半輩子,我怎麼現在才懂呢。

最初我覺得不管在大公司小團隊都是做遊戲,應該有共通的道理。再來我以為大公司及小團隊互相之間有一條鴻溝。我現在才驚覺重點不在公司大小,大小公司都可能有兩種開發者。闖過小團隊的成本概念的比例會高些。小團隊死過的比例又會高些。而真正造成衝突在決策上有溝通困難的是不是公司大小,而是對於決策的成本概念差異。

當我們只看好不好玩,只看技術優不優的時候。就已經陷入成本的迷宮了。

從基層職能(企畫,程式,美術)升上管理職的開發者,如果能同時維持原職能的輸出,以及兼顧生活的平衡(家庭,興趣)。那麼這樣特徵的人,很有可能沒辦法真正全心且專心觀察團隊發生了甚麼事。他們原本的職能及家庭生活可能就已經耗去他們的意志力。並沒有多餘的心志能源(MP)做管理(但因為他們優秀,還是可以解決已經發生的問題)。

也就是說能夠專注在調整團隊效能上的人,極有可能是單身,工作狂沒有個人生活,背後有一個全職的伴侶,或已經不再實際動手開發。

# 電影師傅 極樂世界

 

工作有感22

其實我很難理解,有些一級主管為什麼會無法了解專案進度。

我在高雄帶團的時候,每天成員都匯報,每周都有版本。到了發布期,每天都有版本。甚至專案每一期的目標都是我訂定的,我說達陣就達陣,我說下個版本再解就延後。所以目標一定達成。

會不會延遲?做完了沒?其實都可透過科學化的方法來得知。簡單來講,問正確的問題。

所以從機械公敵電影中,我學到的跟別人不一樣,我學到問正確的問題,對很多人來講原來是很困難的事情。

[翻譯] 一場空服員的勞工抗爭

[翻譯] 一場空服員的勞工抗爭

Arbeitskampf auf dem Flughafen

縮網址:http://wp.me/p16AXN-C0
原文連結:http://www.intaiwan.de/2016/07/03/china-airlines-streik-flugbegleiterinnen/

Arbeitskampf auf dem Flughafen
一場空服員的勞工抗爭

Deutsche haben ja Erfahrung mit Streiks, die den Verkehr lahm legen. Wenn Piloten oder Lokführer für bessere Arbeitsbedingungen protestieren, schwanken die Reaktionen zwischen „das ist ihr gutes Recht“ und „Geiselnahme der Passagiere“. Genau so war es vor gut einer Woche in Taiwan.
德國人顯然對罷工很有經驗了,罷工導致交通癱瘓。當司機或工程師抗議勞動條件,社會觀感常在 “這是他們應有的權利" 及 “他們把旅客當籌碼" 之間搖擺。這正是約一周前台灣發生的事。

繼續閱讀

如果你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你會怎麼活?

如果你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你會怎麼活?

今年九月廖前輩在臉書上發了一個調查:"如果你今年20歲左右,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你會怎麼活?“,引起我的興趣,回了我的看法,剛好適逢我出國取材,所以在海外飯店的閒暇之餘我就把完整的論述寫完了。

我試著不假設任何狀況,只看命題,也就是除了自己之外已經確定沒有其他人類,也不用問為甚麼及疑惑,可以想像一覺起來就發現這個事實。

那麼,會怎麼活?這有兩種意涵,其一就是如何活下去,其二就是用甚麼樣的態度活。

我這篇以前者的角度下去論述,分為短期,中期,長期的分析。後者我覺得是每個人個性不同,難以論斷,請讀者自行揣摩。

繼續閱讀

工作有感21

今天去運動的時候,看到某商家店門口有一坨大便。
我突然受到上帝感招,靈光一想,想出如何分辨領導及管理:

  1. 看到地上一坨大便,把它清理了。這是解決問題。
  2. 看到地上一坨大便,感化了另一個人,使這個人原本不願意清大便,變成願意看到大便就去清理。這是領導。
  3. 看到地上一坨大便,想辦法去規劃一個方法,紀錄觀測大便生成的頻率,找到大便生成的原因。這是管理。

繼續閱讀

台灣遊戲業界的困境5

看政治人物笑寶可夢現象有感:
“現在滿街都是抓神奇寶貝的人:公園、捷運站、大馬路口⋯走路的、騎腳踏車的、騎機車的、開車的,都忙著抓怪,遲早總要撞在一起。
李家同看到外籍怪獸入侵,應該會大聲疾呼,要求開發本土的抓怪軟體,讓台灣人可以抓我們自己的怪獸,例如:馬英九、蔡英文、陳菊、洪秀柱、柯文哲;還有什麼江春男、張震嶽、豬哥亮之類的。大家抓到怪獸,還可以在道館對戰,就更有趣了。各位,試想如果日系的神奇寶貝球裡,跑出寶石海星;你拋出的本土寶貝球是吳敦義,一樣都是水系怪獸,到底誰比較強呢?"

敲碗等李家同放砲成真。
講老實的。
 
政治人物的這個IP其實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打比方說漫畫韋宗成的馬皇降臨,桌遊的美麗島風雲,遊戲其實之前我們也有好幾個提案。
 
然後AR互動已經有怪獸社區,AR技術國內其實也不缺。
 
沒有大鳴大放,主要還是"有錢人跟你想的不一樣"。首先,遊戲是一個高風險產品,除非不領薪水自己做個兩年到四年,或是拿到一筆七百萬到三千萬的單,是沒辦法把遊戲催生出來。如果是後者的話,以一個個人開發者/創業家來說確實難度/風險高了點。台灣社會並不這麼鼓勵這樣的行為。(突然想到最近鋼琴人口銳減那個新聞)所以都必須仰賴有錢人的投入。但就我觀察目前的遊戲產業其實還是工作坊的模式,所以有錢人投入會發生一個情形:有錢企業家認養職棒,然後老闆下來指導球員該怎麼打球,還要求球團一定要賺錢,然後球員覺得外行指導內行的現象。
 
相反地產業若是工廠模式,那麼產業鏈中就會有固定的生產模式,那麼風險就可在層層剝削中降低,對有錢人來說也許是比較安全的選擇。
 
第二,最終要走向國際,目前台灣的遊戲產業缺乏這樣的人才/產業鏈。講簡單點,要把遊戲推到瑞典去賣,我們開發者還壓根不知道第一步要找誰。其遠因是我們關注台灣及中國市場太多了,所以留下來的業務都熟這個市場,熟國外市場的業務及開發者早就離開了這個產業,或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工作有感20

Jonathon Blow 說過一句話我一直覺得很中肯

“If you don’t see the flaws of your friends, you might not be close to them enough"(你若看不見朋友的缺點,你可能還未真正認識他們。)

我記得我剛出社會的第二到三年,那時還很菜。有一位副總級(副總大概是管兩百人)的高官空降,諸多新政搞得天怒人怨。

有一天同事閒聊,剛好有人抱怨到這位副總,說完之後。旁邊冒出一位副總的小助理,她貌似說:"你們不要這樣子講,副總是我看過最優秀的人。"

我堅信小助理講的絕對是真心話,我也認為他只是覺得大家都誤解了這位副總。

只是那時候我才體悟到原來一個人是可以同時有極好與極壞的不同面向。

後來我就常常觀察類似的議題。

打比方說,一個人的幽默與否並不取決於自己,而是取決於聽眾。(某魔術師聯誼故事)

打比方說,有很多時候爭論的兩方可能同時都是對的。(涂醒哲舔耳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