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接案整理

2017 年接案整理

到年底了,今年是個有趣的一年,特別是在下半年這段除了一份正職之外(在十一月已經 退休(X)離職(O) ),下班之後我還同時接了四份兼差(Side Project)。四個案子剛好迥異,可以來做一個整理。

首先是四個案子的表格

類型 金錢收益 付出時間 進行狀況
單機手遊案 目前賠本十一萬製作中。 一周至多十六個小時。 進行中。
大型機台遊戲開發 訂金:共約四萬。 一周至多八小時。 死亡,看來不會結案。
手遊客戶端開發 自願幫忙沒錢。 一周至多八小時。 死亡。
搭配智慧型玩具的手機App 時薪,一個月至多一萬。 一個月七到二十七小時。 繼續進行,客戶來意見就改。

 

單機手遊案

這個不是外包案,是我自資的手遊案<真的>。我案主出點子兼程式,外包企劃跟美術。目前進到第三階段。上個月才完成第二階段的測試。<真的>這一個案子,算是我在遊戲界打滾這麼多年,大小公司,野團都待過後,慢慢找到自己的使用說明書,調整到最適合我自己的開發方式。

大型機台遊戲開發

這個案子我是負責大型機台的程式,由接案的雞頭負責外包美術。此案子就是很典型的台灣公司外包案。這種外包對遊戲產品其實很不利,主要是因為所謂的遊戲做完到底怎麼定義並不容易。而開案之初其實是規格最不清楚的時候,也最難估計要怎麼開價。除了這次的經驗加上我所觀察同業接案的情形,大多數會變成:案主覺得做完才算做完,而接案方為了結案收尾款,只好概括同意持續追加的項目。

也難怪聽說中國那邊接遊戲案常常有拿了訂金,做完一期就跑掉的新聞。這個現象其實十分合理。

此案大致在四月及九月投入比較多時間,後續的改動大概一周不會超過四個小時,最近一個月完全沒收到修改意見。

此案比較有趣的是,合約上有明定"甚麼叫做追加規格"條款,所以本案有追加一期工程款(還是只有訂金)。

手遊客戶端開發

網路上的跨國野團,加入之前已經有開發到蠻完整的程度,可以算是1.0了。但因故,前面負責的程式離開,所以找人接手。我進去之後做了幾個功能,感覺原本寫的人雖然風格跟我不同,但不能算寫的差。

本案由於是無薪酬,長期沒有激勵因子,開發的功能也因為伺服器端無法搭配所以遲遲無法整合,新加入的人似乎彼此都不熟稔,漸漸的就沒有進度了。

這個案子其實要深自檢討的是我,其實我對無薪酬的案子應該要很清楚會碰到甚麼困難,但是由於靠個人的力量實在無法推動巨輪,所以慢慢累積了不耐。算是四個案子中雖沒有實質損失,但也沒有收入,整個白忙一場的案子。

搭配智慧型玩具的手機App

這一團算是四個外包中最有趣的一個案子,案主是數位外國人,他們開發了藍芽為基底的智慧積木,然後希望開發幾款手機遊戲來搭配硬體販售。我是在PTT上面看到他們找開發人員去應徵的。當時他們已經有兩款原生的Android App能展示他們的智慧玩具。而我推薦他們使用Unity。(如果他們不接受我也就不會接)

我會有興趣主要是他們的成員有瑞士人。比較令人驚訝的是他們願意接受時薪報價,也就是我報多少工時,他們付我多少錢的方式。這點比較少見,尤其是沒有合作經驗又沒有人介紹的情形下。

這個案子還有幾個特點,合約上他們接受我的趕工條款(雖然到目前為止從未啟動過):也就是如果他們要求我要照他們的時間進度開工,則時薪會用兩倍計算。這因為有這個趕工條款,整個開發的時間完全可以由我自己決定,算是相當自由且快樂的開發節奏。

另外在四個案子中,案主算是最專業的一團。案主之中,有一位韌體工程師,他負責開發操控他們藍芽裝置的Android函式庫。我僅僅告訴這位工程師我的Github上的程式碼:Unity怎麼呼叫Android的範例。一個月後,該名工程師就把Unity的函式庫跟範例都幫我準備好了,而且是一次就成功。另外搭配的Product Owner(負責出點子點餐的窗口),號稱沒做過遊戲,但初次準備給我的文件是用手工勞作剪接而成的動畫影片,也令我驚訝。

只能說這一團算是三個外包案之中,雖然錢不多,但最令我舒服且安心的案子。

總結

以上,目前存款足夠,不至於斷糧,希望明年可以專心做一些合調性的案子,年輕(X)不要留白。

20171230補充看法

我觀察外包市場還是有一定的困難與門檻。當然特別需要克服的有兩點:專業度及信任。專業度指的同時是案主及接案方的專業度。我們認為外包接案方是:(離開職場的資深)專業人士?還是還未進職場的業餘或學生工作者?可能兩者都有,但我們希望到底走向哪一種?或是說我們需要的是哪一種?這可能是案主須要提升的專業:了解自己的需求。不管任何案主都是希望CP值高;不管任何接案方(因為並非與公司在一起)都是需要案主說明要做甚麼。但對於很多的案主來說,在發案前就能把要做甚麼講得很清楚這點是相當困難,需要提昇,甚至是說需要透過接案方回饋意見才能到達這種境界。"如果老闆有專業他就自己來做了,而不需要外包。"

第二點是信任。對於更換外包商的案主而言,就跟租房一樣,每次租給新的房客,都代表的雙方是在最沒有信任基礎的情形下開展。雙方在沒有信任基礎的情形下,就會試著提高保護自己的手段,特別是(通常地位比較高的)案主若沒有抱持著開放的心態,對雙方未來的合作其實又埋下地雷。人際關係的傷害,未來又要換承包商,重新適應彼此。接案方有名聲問題,發案方又何嘗沒有呢?

下面這一段感想再貼一次:

遊戲美術外包的產業 感覺ODM這塊拼圖遺失了.

有一些老闆打死不外包,因為他們之前被倒過美術業障,大致上是發出去的需求結果回來的不是自己要的。結果還是自己的美術心裡面恨得要死在改。而且美術外包的價格其實並不是省錢,多半都會灌一些激怒獎金在裡面。

反過來in house的美術,其實做的事情也跟外包差不多,就是還是會問:老闆啊我搞不懂你到底要甚麼?多做多錯的情形下,慢慢心態就變成內包了。這時也別怪員工不積極,不熱忱。有甚麼因,自然有甚麼果。

終究一句:老闆若有美術/技術涵養,就自己下場就好。也不用請美術/程式了。老闆就是不懂才會請人。

上層的不懂,就是因。上層若是懂,也會是另一種因。不是解。

抓馬就是跟技術長/美術總監綁架公司,接著公司高層之後就會刻意打壓技術/美術的地位。都是應報。

我想起一個兩性的笑話。女人要男人聽她們講話,並不是要真的解決問題,只是想要有個人聽話而已。老闆們在人生的旅途被洗臉灌了,跪慣了,說不定也就是希望能找員工來聽話就夠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