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遊戲業界的困境5

看政治人物笑寶可夢現象有感:
“現在滿街都是抓神奇寶貝的人:公園、捷運站、大馬路口⋯走路的、騎腳踏車的、騎機車的、開車的,都忙著抓怪,遲早總要撞在一起。
李家同看到外籍怪獸入侵,應該會大聲疾呼,要求開發本土的抓怪軟體,讓台灣人可以抓我們自己的怪獸,例如:馬英九、蔡英文、陳菊、洪秀柱、柯文哲;還有什麼江春男、張震嶽、豬哥亮之類的。大家抓到怪獸,還可以在道館對戰,就更有趣了。各位,試想如果日系的神奇寶貝球裡,跑出寶石海星;你拋出的本土寶貝球是吳敦義,一樣都是水系怪獸,到底誰比較強呢?"

敲碗等李家同放砲成真。
講老實的。
 
政治人物的這個IP其實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打比方說漫畫韋宗成的馬皇降臨,桌遊的美麗島風雲,遊戲其實之前我們也有好幾個提案。
 
然後AR互動已經有怪獸社區,AR技術國內其實也不缺。
 
沒有大鳴大放,主要還是"有錢人跟你想的不一樣"。首先,遊戲是一個高風險產品,除非不領薪水自己做個兩年到四年,或是拿到一筆七百萬到三千萬的單,是沒辦法把遊戲催生出來。如果是後者的話,以一個個人開發者/創業家來說確實難度/風險高了點。台灣社會並不這麼鼓勵這樣的行為。(突然想到最近鋼琴人口銳減那個新聞)所以都必須仰賴有錢人的投入。但就我觀察目前的遊戲產業其實還是工作坊的模式,所以有錢人投入會發生一個情形:有錢企業家認養職棒,然後老闆下來指導球員該怎麼打球,還要求球團一定要賺錢,然後球員覺得外行指導內行的現象。
 
相反地產業若是工廠模式,那麼產業鏈中就會有固定的生產模式,那麼風險就可在層層剝削中降低,對有錢人來說也許是比較安全的選擇。
 
第二,最終要走向國際,目前台灣的遊戲產業缺乏這樣的人才/產業鏈。講簡單點,要把遊戲推到瑞典去賣,我們開發者還壓根不知道第一步要找誰。其遠因是我們關注台灣及中國市場太多了,所以留下來的業務都熟這個市場,熟國外市場的業務及開發者早就離開了這個產業,或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