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有害論

我與幾位外國朋友去年做了一個針對全球遊戲開發者的問卷. 我們有針對加班問題做一個探討:

[翻譯] 遊戲專案為何成功系列之四:加班反而會把事情搞砸
但加班的問題很深,沒有想像中這麼簡單.

關於這篇文章(我們把它簡稱為加班有害論)的反面看法多半是:這個是從國外的角度來看,不適用台灣這個開發中國家。

從我的經驗觀察,從能力普通到優秀的工作者,從年輕到年老,都有加班問題。有些是自願加班。有些是被環境所影響加班。

我算是加班有害論的支持著,實例是我去年帶的團隊每個成員從第一天上班我就會盯他們準時下班。

針對"加班有害論支持著在台灣"的朋友,我們在支持此論點時,必須先對自我論證做防禦,否則最後只是變成雙方支持者各說各話,因此我列出幾個迷思先破題:

準時下班就會有競爭力嗎?

台灣最具競爭力的公司之二,台積電與聯發科,就是高強度加班的表徵,前者今年才啟用夜鷹專案,實現連工程師都輪班的驚人競爭力:

10奈米24小時研發 台積啟動夜鷹計畫: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625000062-260202

後者據我的詢問,在火線上的工程師,晚上十點還在公司算是基本,正常。周末僅On Call,算是過得很爽。

所以若以競爭力來說,從結果證明,加班的公司,競爭力確實是比較強。

反面來論,如果我要支持"加班有害論",我們就必須找到在台灣有沒有那種產業或公司是不需要加班,反而薪水能夠高,而且這個產業必須是可以規模化的(不是少數人獨佔)。

很多人可能會聯想國外的蘋果這間公司,他們已設計著稱,是創意產業,一定不用加班吧?事實上就我所知,已故的賈伯斯本人就是加班狂熱者,當年他們第一支iPhone的佈道大會時,連佈場廠商都是被迫跟著蘋果一起熬夜。

加班是職場前輩留下來的陋習?

其實我手上帶過八年級新人,他們是依照自己的意願加班。而當我希望他們有正常作息時,他們反而反過來拒絕我。也就是其實加班並非職場前輩的專利,很多年輕人他們其實並非不加班,而是他們希望自己決定工作時間,而當他們自己覺得需要,甚至是不能由外界阻止的。

我們若要改變由"文化"所帶來的加班行為,更重要的就是建立績效系統,必須量化"誰帶來多少貢獻?",也就是把工作改為論件計酬的形式。在這樣的比較基礎之下,我們才能真正說到:我願意領少的錢,是由於我的成果少,而不是我花的時間少。

但而這與加班有害論的支持者所說,"有創意"的工作就相違逆。

這種論件計酬的形式,就是業務,在台灣的保險業務員的型態。他們才是真正達到工作自由的工人,但我們也知道保險業務員的工作自由是來自他們在其他時間的長時間付出。

更甚者,這種論件計酬的形式走到最至極,就是創業,開公司,讓公司為自己賺錢,這時當老闆的才能大聲的說:我不是靠加班賺錢。

結語

我認為我們台灣會加班,其原因有幾個,如果不去解決這些原因,光是走向理想其實是幫助有限:

台灣目前是落後的:不只是相對於歐美日落後,相對於韓陸都已經呈現落後情形,在周圍強大的對手環伺之下,說不加班,其實對現況幫助有限。

台灣目前過於安逸:比起經濟弱勢,更重要的是台灣有心理上的安逸,套句漫畫<幽遊白書>的台詞:"現在還不覺得會死。"如果沒有破解這一層問題,確實只加班是沒有太大作用的。破除心理的安逸,回歸商業本質,培養狼性,積極尋找更有效率的產業,才是更好的做法。

這幾年台灣的文化水準有逐漸提升,看台北與其他區域的城鄉差距更是明顯,但我們必須認清楚,沒有強大國勢是無法把文化水平往上催的。我們希望多元有水準的社會,我們希望藝術與設計兼備的社會,第一個就是必須有賺別人錢的強大產業,當外匯賺進來,政府自然有餘裕提高社會福利,此時藝術,創作,理念才會有存活空間。而我現在在台灣沒有看到這個,我只看到我們被日本的動漫產業,美國的好萊屋產業,大陸的電子產品,德國的汽車,法國的包包一直賺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