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阿基師:「年輕人別計較待遇,我從零K起家」"有感

閱"阿基師:「年輕人別計較待遇,我從零K起家」"有感

參考原文:http://tw.news.yahoo.com/%E5%B9%B4%E8%BC%95%E4%BA%BA%E5%88%A5%E8%A8%88%E8%BC%83%E5%BE%85%E9%81%87-%E9%98%BF%E5%9F%BA%E5%B8%AB-%E6%88%91%E5%BE%9E%E9%9B%B6k%E8%B5%B7%E5%AE%B6-213000170.html

其實阿基師說這句話,或更重要是這個新聞的推論,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跟遊戲產業很雷同。所以我可以跳出來說幾句話。

  1. 稱讚王永慶的文章絕不會著重在山老鼠這段故事。
  2. 稱讚比爾蓋茲的文章絕不會說他第一筆IBM的單是否有受到他媽幫他牽線的幫助。
  3. 稱讚郭台銘的文章當然也不會提及那些被他玩掉或收編的公司。

我認為這幾位都是優秀的人才,但這邊提的幾個例子就是在說明,歷史是勝者在寫的。他們沒有講的東西才是重點。

因為我在遊戲產業,我又要舉出這些例子:

  1. 大家都只看到憤怒的小鳥(Angry Bird)風光亮麗的一面,但給一般觀眾的文章很少會提及憤怒鳥三十幾個死掉的兄弟姐妹。(六年總共五十幾個無名的產品)
  2. 你畫我猜(Draw Something)以兩億美金被Zynga收購的新聞背後,也絕少有人注意到開發公司是融資並燒光一千七百萬美元,然後把地雷交棒出去。
  3. 當郭台銘推文創產業把他兒子找回來接班新聞風風光光的時候,其實背後的故事是碁因遊戲燒光了十億。

回到阿基師的例子,他也沒說錯,他當時一定是很努力,也很刻苦,也相信在他的同輩中他一定也有前段班的天份-大家都知道他在眾多廚師中非常稀少懂得"被採訪的藝術",現在才能成就他的事業。這新聞只能說算他倒楣被當成箭靶。

這個新聞犯的錯誤就跟很多玩家認為"外國遊戲真的很有深度,而台灣遊戲公司都炒短線"一樣。

事實是外國遊戲公司一樣做出很多爛貨,但是只有勝利者活下來,才有辦法推到其他國家去。[如果各位不熟悉遊戲產業,換成電影就比較能理解了:外國電影公司一樣拍出很多爛電影,但只有有票房的(或者是以前有票房的)才活下來,並且流通出去。]

以致於我們只看到成功的例子,並誤以為那樣就是成功的方法。

成功的銷售數據很多人都喜歡,相反地,那些有寫出製作成本的新聞與文章才是珍貴到我痛哭流涕會收藏下來的資料,那些對製作人員來講才是真實。因為被要求製作遊戲的時候我們要去討錢時,要知道到底別人花多少成本,至少我期待在一樣的檢驗標準受檢驗。

相同地,當這個社會要求年輕人開創自己的事業的同時,我們是否深刻了解那些成功的例子是付出了多少代價(成本),那些失敗的例子是在哪裡犯錯?這時都會終歸到一句:要求別人都比較容易,帶領別人則比較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