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波醫界的呼救聲中

在這波醫界的呼救聲中

我看到的其實是菁英的傲慢。

整個潮流其實就是扁平化,從那些我們稱作師的職業開始,工程師,老師,會計師,現在輪到醫師,很快的下一個應該是律師了吧。

但醫界不是第一個被扁平化的族群。當其他族群被扁平化的時候,我們沒有伸出援手,沒有發覺有問題。等到輪到醫生的時候,他們有切身之痛,才跳出來,呼籲醫生是很重要的,再不救,醫生就不執業了,台灣人沒有醫院可以看病了。

的確是,醫生是很重要的。但其他族群難道比較低等?這才是我深深覺得有問題的地方,到頭來,在我們內心中才真正有職業的歧視。

還是一句話,吾者眾,眾者一,這些都是我們自己造成的,自己種下的因果,不從自己改變,只消極期望社會改變,終究是徒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