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開始就作對

從開始就作對

我發覺很多人不能了解從開始就作對這件事有什麼重要,

我在工作有感8中開始談這件事。

所有的設計都從發現問題開始,一般的作法是立馬去解決它。牆破了就把它補上。

然而,這是問題的"處理"。我們可以有各種不同好的不好的"處理方式"。

會去思考牆為什麼會破這件事才是我所謂"難能可貴"之處。

從事情的緣由(如何發現徵兆),知悉它發生(警示),我們該怎麼處理(SOP)。

然後,還有更厲害的人是能預想未來。

https://i2.wp.com/3.bp.blogspot.com/_UA6xx1hhCsQ/TG4Clk8Ym3I/AAAAAAAAElU/MbHpbuhzbDs/s320/stumbling+on+happiness.jpg

從<快樂為什麼不幸福>這本書中我們知道,想像力對於未來的事情很不拿手,我們的大腦會遺漏很多細節。正因為忽略那些細節,導致我們看待(未來可能發生的)風險過分樂觀。

當我們把未來都納入我們的系統,它就成為一個制度,足以應付大部分的危機,尤其是可以讓比較資淺的人員也能夠解決問題。當危機到來,脫穎而出剩下來的是準備好的人。

相反地,如果一開始沒有採取對的作法。

首先會發生的現象當然就是:問題終究會發生。

而當發生之時,我們必然是倉促備戰,因此有極大可能會無法應付;又或是因為臨時抽掉人力,導致其他應該投注人力的方面失去注意力,有可能造成更大的危機。

第二個會發生的現象就是:人是有惰性的。

一開始我們可能因為"問題還小","不會那麼倒楣","等到未來有空再做"等理由忽略這個風險。等到真的有時間有資源時,卻反而會說"反正以前都好好的"。也就是以前這樣都ok,現在也想當然爾。就是沒有思考到,時空環境是會改變的,當團隊尚小,使用同樂會或車庫型的開發制度最有效率;但是當團隊變成企業的時候,沒有及時轉變為制度化,此時人員僅熟悉以前那種作法,或是迷信般認定可以持續沿用,這種沒從開始就作對的惰性將導致改變更加困難

舉例來說

如果要設計一套檢驗清單,就去思考當專案開發到完成時,表格會像怎樣,那時會如何使用那個表格。從這個想像的時空背景情境下回頭過來設計檢驗清單。甚至可以思考當當專案已經釋出,我有好多個專案時我的表格該像什麼樣。

一開始的時候,表格總是很簡陋與空洞的。這時候也是最容易被訕笑的時刻。但是該有的欄位都會先規劃出來,彈性空間也有保留。當開發繼續,這些空閑的欄位自然會慢慢被填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