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當信任瓦解,社會也就崩潰"有感

閱"當信任瓦解,社會也就崩潰"有感

原文請google "當信任瓦解,社會也就崩潰" (作者是《中國時報》獨立評論莊佩璋)

我無意攻訐文章作者,但是看完這篇文章,只覺得這篇文章糟糕的離譜。

文章內容沒什麼大錯誤,但是文章本身是個離譜的點。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得懂我在講什麼鬼。

我們這個世代面臨一個文化衝突點,我看到的不只是經濟上的問題,我看到的是文化上的問題。這一個十字路口,這一關挺不過的話台灣就是菲律賓了。

在澳門當地人眼中,台灣已經沒有競爭力了。小孩要送回澳門唸書。但是在我眼中澳門是個很糟糕的環境。連這麼糟糕的環境的人都看不見台灣的珍貴與好。套句某前輩所說的這是個"很不妙"的情況…

除了幾個特例之外,我從國中以來就不喜歡國文老師,因為國文老師老是在講課本裡面的忠孝仁愛。我不爽的一點是,你教課也就罷了,還想要感化學生,這一套書本的一套在現實社會中實行是會被嚴重打臉的。換句話說,書本的這套道德準則,放在現實世界,就會被教訓,也就是被社會化。教一套不能生活的想法,就造成了衝突,一個思想上的衝突,真的認真學習的學生反而被教訓的最嚴重。也就是反而造成一個反淘汰。

舉例來講,信任很重要。但是被詐騙的時候信任反而會把自己推入危機?這就是我講的打臉。

台灣社會是華人社會中變化最劇烈的社會,從戒嚴到解嚴,從日治到光復,從復興中華文化到資本主義,從濱崎步到女神卡卡,我們看NBA,我們也瘋四年一次的世界盃,我們法律抄民國法律,民國法律是抄日本法律,日本法律是抄德國法律,但是我們的媒體全然是好萊鎢,我們從紐約看世界,相信賓拉登是壞人,海珊有大規模毀滅武器。

我們社會這麼多元,從年輕到老完全像是不同的培養皿培養出來的有機體。以至於整個思想就亂了套。年輕人被教訓的好像精神錯亂一樣。我們缺乏一個能夠詮釋台灣的代言人,或是說缺少一個集體意識,那個集體意識是我們共同的交集。

我為什麼講這是一個文化衝突,這是一個精神錯亂。

在組織行為學中有一個議題叫做思想與行為的不一致。

最簡單的例子,打比方說我反對抽菸(事實上我是容許的),但是身邊有人抽菸的時候我們不去規勸,只是忍耐。這就是思想與行為的不一致。思想上我反對抽菸,但是行為上卻因為種種因素反而未能貫徹我們對於抽菸的反對。

如果我反對抽菸,並只要有人在我身邊抽菸,我就做出規勸的動作。那麼我可以說思想與行為到達一致。

若是我反對抽菸,有人在我身邊抽菸,我規勸,然後被揍了一頓。我身體就會了解並記憶下來"原來不應該規勸的",這就是被社會化。

我還記得我小時後騎腳踏車被一個醉漢騎摩托車撞,人是沒事,我請我母親到現場協助處理。既然雙方都沒事,那麼就互留個電話就再見吧。我幼小的心靈是這樣想的。我母親一把搶過我寫好的電話住址,然後帶我回家。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樣信任是不行的。這就是被社會化。

母親過世時,我很辛苦的東市買駿馬,北市買長鞭照著正式的方式辦理遺產稅事宜,結果國稅局說我登記的是次男(因為我有一個姊姊),必須要變更正確為長男,整個流程才能繼續跑下去。搞的我跟我父親雞毛鴨血,最後父親語重心長的跟我說,不應該辦這個遺產稅才對,祖父母去世時他都沒辦。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是不該辦遺產稅的。這就是被社會化。

回到台灣,我們的問題就在於學校,家庭,媒體,這個社會教給我們的東西,在現實中應用時發生了不一致,以致於我們不斷被打臉。

比如說,海灘旁的禁止戲水看板,可是事實上有人正在海邊。

比如說,我們法律有頒定了最低工資,可是事實上大家都不遵守。

比如說,加班要給加班費,可是事實上好多公司都沒給。

比如說,看到紅燈要停下來,可是事實上在某些地方,紅燈不能停,停下來會被(我爸)罵。

比如說,楊蕙如套利不好,可是事實上套利是資本主義運作中很重要的一環,華爾街那群掌控世界的商人們,就是在作套利。

比如說,資本主義不好,可是統一集團基本上已經一統江湖了,只是因為他用不同的品牌做包裝,我們感覺不出來。

比如說,塑化劑不好,義美很好不用塑化劑,但是消費者不買單,所以統一繼續爽,義美繼續關廠。

我會什麼會說這篇文章很糟糕,而且文章本身就是糟糕的點,因為他沒抓到重點,還是用一個很傳統的方法在作宣傳工作。套句中美洲的土話"No Vale"(就是沒有用)

就我看來台灣社會可以分為三種人。

  1. 第一種人是默默在賺錢的商人,這種人很清楚世界的規則,只要好好賺錢過完這一生就好。
  2. 第二種人是默默在打工的工人,這種人也很清楚世界的規則,只要好好打工過完這一生就好。
  3. 第三種人就是我所描述的人,充滿著精神分裂,嘴裡高唱著世界和平,捐錢只捐給大陸跟日本。

最後做個總結,我們應該要教給我們下一代什麼東西。

  1. 台灣現在走的就是資本主義,所以一切都是用錢來衡量,即便是知識都是如此。
  2. 在是非之間找出第三種選擇,這個選擇常常被隱藏起來不讓人知道,因此常被人忽略,但總是可以走出一條路。
  3. 謹慎思考別人告訴我們的是事實還是真相,事實只有一種,但是真相卻有很多。常問為什麼,並且有條理的整理那些答案,結果通常會出人意表。

補充:

這次香港行跟一位香港的朋友聚餐聊一些對未來的看法。其中就有提到香港沒有遊戲設計的產業,或是理工的產業,以至於很多程式設計師,都跑去拉保險。這帶給我一些想法,香港澳門都是很小,產業很不平均的地區,澳門主要就是賭博業,整個城市就繞著賭場在轉。香港則是金融貿易中心,整個城市太小了以至於其他產業根本活不下去,那麼香港的工程師當然也是沒有出路的。對比台灣,雖然台灣的產業比較平衡,但是主流的產業轉型轉型目前是以科技業為主,因此工學院當然大當其道。文組相對起來相當弱勢,社會沒有能夠支撐文組賺大錢的企業。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像我的偶像Carly Fiorina就是讀歷史與哲學,然後跑去當櫃檯接電話。批踢踢也有一篇"7297  15 3/04 foxlink      □ [問卦] 有沒有台中一中第一名去拉保險的八卦?"值得我們好好深思。

廣告

6 thoughts on “閱"當信任瓦解,社會也就崩潰"有感

  1. @SKY
    我的結論有強調了我的看法,"在是非之間找出第三種選擇",亦即是說大部分情形其實都沒有所謂正確與否的問題,只有是否願意讓自己適應這個環境。也就是說我支持混沌多過於是與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