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開放中國白領勞工來台了 討論串有感

政府要開放中國白領勞工來台了 討論串有感

 

  對不起最近時局比較亂,我自從跟某SOHO族聊過之後益發焦慮,就會想一些未來的事情。想一想又覺得思路不清,就想寫下來。請大家多多包涵。

 

  有關mentalk版"政府要開放中國白領勞工來台了"討論串各方討論激烈。對於版主rshadow下的結論,敝人雖不同意但卻不認為他錯(至少部份是正確的)。

 

 

  然而直覺告訴我沒這麼簡單。引入的變數越多,事情就越複雜。

 

 

  對於開放外籍勞工與自由經濟一回事,雖然我並非經濟專長,但卻也非只看報章雜誌的跟隨之輩。質疑、挑戰權威一直是我的壞習慣。

 

 

  自由市場,可以交易的物品及勞務在市場中都能找到他的價值,由供需所決定。客人少了,當然就賺的少。當公司(或個人)發展不順利,除非倒閉,就是轉型賣其他的物品及勞務。

 

 

  只要保持自己在市場中的優勢,購買方(以就業市場就是資方)就會挑你,不挑其他貨物。

 

 

  這隻高級手機好操耐用,所以市場上有一個雜牌劣質競爭者,與九十九個雜牌劣質競爭者,都無損於高級牌手機的地位,消費者還是趨之若鶩挑選好貨。

 

 

  鄉民一定馬上發現這個邏輯的缺陷。上式要在市場中成立。必須在公平的比較下,一隻高級手機與一隻雜牌劣質手機相比,消費者當然分的出好壞。但是萬一一隻雜牌手機的售價是高級手機的一半時,上式就不一定成立了。

 

 

  低價的劣質商品不見得沒有優勢,優勢常在於"有多低"。當資方(就是消費者)選擇十個新人的,來取代一個很有經驗很貴的舊人。而且還划算的話。高級的舊人就失業了。

 

 

  導致這結論有好幾個可能的原因。

  • 很貴的舊人的價碼開的太高了。
  • 很貴的舊人的素質其實沒那麼高。
  • 資方的策略或市場改變了,使得舊人沒變,但是對公司的價值降低了。
  • 新人很便宜,雖然不及一個舊人,但是請三個臭皮匠可以勝過諸葛亮。
  • 新人素質不錯,經訓練後可以取代舊人。

  以及最後一個,我最不喜歡的:

  • 資方看不出什麼才是價值,只為短時間降低成本,提高財報數字。或是資方用聽不聽話、會不會一起狼狽為奸等沒有數字產出的因素做決定。

 

 

  所以我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而且我還要再強調一次,我沒有說自由市場不好,或是必須採用封閉的市場。但是我支持自由市場的前提是商品素質是透明的,而且銷售的管道是公義的。對於後者的立論基礎是來自於"The Story of Stuff(貨物的故事)"這個宣傳品(http://www.storyofstuff.com/international/)。如果當製造銷售的過程中有一些價值(不管是實際價值還是人的價值)被低估了。那這樣的低價商品是應該被管制的。

 

 

  再回到外籍工作人士的開放。以上段的結論為基礎,站在自私保護自己的立場,我當然會希望

A “競爭者少一點,我的工作或是薪水就多保障一點。" 當然,保護到最後,可能會使得

B “資方缺乏競爭力,然後縮編或倒閉,以致於我還是失去的我的工作或薪水。"

  但是基於自私跟上述B說法的結果不一定成立。我是原則上支持適度的保護。

 

 

  原因是種族與國家主義在地球上還是存在,只有部分的人認為地球村到處都可以找工作是不夠的。我相信大公司當然希望業務可以推展到各個角落。假如有夠好的價碼的話,個人也一定不排斥到其他地方工作。但是國與國之間,種族與種族之間的競爭還是十分激烈。不是統治(壓榨)別人就是被別人統治(壓榨)。許多國家,包括中國大陸是抱持著"我不欺人,就會被人欺"的心態在經營。即便是美國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只不過他們用文化侵略包裝的比較好)。而再次強調我沒說我支持"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並用兩個例子來反思:

 

 

  第一是到世界各地經商的華人。都知道刻板印象,華人移民相對於當地的原住民人是勤奮且節儉的。因此此消彼長之下華人就控制了該國家的經濟。優秀且認真的職工最後在就業市場獲得勝利。站在政府的立場,是該採取
(辛巴威)保護政策:規定賺錢的公司一律收歸國有,還富於民。
(大馬)賺錢的公司只准賺錢不可參與政治。
(中國)貨幣管制:來賺錢可以,要把錢轉出國請要受管制。
(米國)高級的菁英才能來,嚴格審查,而且政府隨時都可以調整接受移民或工作的比例。
(秘魯)自由政策:不加管制,你強就請你來統治。

 

  假如情況反過來。台灣的人民都是懶惰貪心,草莓不受壓。某K國的人民十分的勤奮且優秀,只是礙於該國家的企業因為某原因消失了。因此該K國只好輸出這些人民到台灣來工作,經商,排擠掉草莓或懶惰的台灣勞工(這裡的勞工不分高低)。最後在台灣變成優秀的K國企業。(這裡也不管有沒有僱用或壓榨台灣勞工)請問,我們該採取哪個策略台灣民眾會比較能接受?

 

 

  另一個例子是最近很夯的幸福城市新竹,新竹因為科技園區是一個人口移入的城市,自由經濟的縮影。高級的人才與他的家庭進入新竹工作,而且產生大量的食衣住行消費。這過程有沒有造成新竹原"住民"的工作機會被剝奪?有沒有造成區域內極端的貧富差距?我們要不要保護新竹原"住民"呢?如果答案是不,為什麼(我們是依據什麼條件來做決定的)?如果住民越來越貧窮,我們的答案還是一樣嗎?

 

 

  很抱歉我沒有提出未來會怎樣的預言,或是解決辦法。但是有一個惡性循環是我不希望發生的:企業沒有獲利->減薪 ->失業率升高->引進便宜的勞工->引進的勞工與被裁的勞工都沒有能力消費->台灣沒有內需->服務業獲利下降->更低的內需=通貨緊縮。最後再強調這篇都沒討論政府的教育政策,人口政策,或是政治,甚至不預設對象是否是大陸勞工,也不先預設產業跟勞工階級。

 

  雖然我相信台灣訓練出來的人堅韌且有開放的思維,絕對不會出現K隆星人入侵的局面,但說實話,我頗質疑自己這份信心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