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化與遺傳學

社會化與遺傳學

 

  曾經看過一本心理行為學的書。書中提到一個心理行為學家到大學課堂去演講,問了底下的學生一個問題:"如果可以的話,你會為你即將出世的孩子進行基因改造嗎?"

 

  說到基因改造,好像就是一件壞事。但是假如孩子還未出世的時候,發現有先天性的殘疾,如缺手缺眼,心臟功能不全,但是可以透過基因的修補來治療這個缺陷。你願意嗎?

 

  如果可以透過基因的修改。來使得你的孩子身高高一點,皮膚好一點,腦袋聰明一點,還具有音樂細胞,為人父母的難道不願意嗎?

 

  "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夠接受他天生的缺陷。不管有無缺陷我都會一視同仁的愛他"這句話每個人都能很自然的說出口嗎?你的孩子對你說這句話會不會持反對意見,多年之後怪你沒有在他出世之前讓他身高180呢?

 

  折衷一點,我們如果設定一個界線,基因修補只能修正疾病,殘缺,不能修改身體素質。這樣就解決問題了嗎?為什麼有人天生就是要比別人反應慢?"天生我材必有用"這句話說服力大過"別讓你的孩子輸在起跑線"嗎?

 

  再進一步,小孩生下來之後。如果兩種幼兒奶品,一種標榜DHA增進智能,一種沒有,價錢前者貴百分之十。父母會不會選擇前者?上小學,可以選擇送子女去學毛筆,珠算,繪畫,或者什麼地方也不去。會怎麼選擇?我們可能會說"我會尊重小孩子的意願?"。但是有時候小孩子是沒機會選擇的(如奶品),或是有些技藝是需要一定程度的苦練之後才會有醍醐味出來的。小孩子的選擇多半是以輕鬆,玩樂為導向。如果小孩子最後選擇玩樂,父母還是一樣尊重小孩的意願嗎?又或者,小孩子因為喜歡爆炸所以選擇學化學,或是喜歡化妝品香精油肥皂所以選擇學化學,或是只是因為化學的圖案很有趣所以選化學。這其中會造成父母有不同的干涉嗎?

 

  把範圍拉大,就是社會化過程,社會會教導其中的成員社會共有的道德觀,價值觀及審美觀。舉凡走路該怎麼走,吃飯餐具該怎麼用都包括在此。家庭教育與社會觀不同且家庭教育強的人會比較不容易被社會化,但是沒有社會化的人會不停的被社會教訓(譬如說笑貧不笑娼)。

  有些個性的人比較容易社會化,在組織行為(link)中被歸類為Conventional。有些個性的人比較抗拒社會化,被歸類為Artistic。

  我在之前的文章(link)中已經提過衝突這件事情。而社會化程度高的社會中衝突會被避免掉,但是會扼殺新的想法。社會化低的社會中會充滿不同的聲音,比較有創意,但是小衝突會不斷。人民在小衝突中取得平衡。

 

  老美的個人主義及自由主義或是資本主義基本上是對社會化採取放任的態度。其前提是"即便沒有社會化的人帶給這個社會相當大的負擔,激發創意所得來的5%的菁英天才都有辦法撐起整個社會的經濟"。但我們要注意美國文化中有一個超越社會的基督天主教價值在維持整個道德觀。這又不嘗是另一種的社會化。

  Star Trek  Voyager影集中某集Seven of Nine這個角色曾經對艦長小珍阿姨說過類似這樣的話:"你雖然口口聲聲說讓我自由發展,但是到頭來你只是希望我變成另一個你而已"。

 

  蠟筆小新某一集,小新帶著小白去散步,到了一個T字路口,小白往右邊跑,小新說那邊有怪阿姨把他拉回來,小白往左邊跑小新說那邊有人養很兇的狗,把他拉回來。最後小白生氣的停在原地。小新還怪小白怎麼這麼難搞。


  自私的基因一書中從基因的傳播談到思想的傳播。我們會在不知不覺中傳遞我們的思想去影響別人,如果別人被影響了,亦即被同化為自己的思想基因,對自己造成了正面的回饋。因此有些人會發現影響、改造他人帶給自己相當大的快感,然後把這件事情當作是職業,這種人我們稱之為神棍。但是每個人多少都做過這樣的事情,只是是否把這件事情當作是職業或是職志而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