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的法律問題筆記

攝影的法律問題筆記

  前些日子某個週六到台北楔石攝影怪兵器去聽了一場演講。演講主題是"攝影的法律問題"。網址如下:
http://www.kphoto.com.tw/front/bin/ptdetail.phtml?Part=NEW303&Rcg=36691 
我是坐在中間後排穿藍色襯衫那位。

  我會去聆聽這場演講原因有很多。遠因是我本身就對這個題目有興趣,去年(2008)SIGGRAPH[註]研討會中,有一場論壇題目是"擷取的道德問題"我就有去聽,這場論壇內容在於討論對古蹟壁畫藝術模型等物件進行三維擷取(拍攝或是雷射)重建會發生的道德問題的案例分享。

  舉個例子: 對一個建築物進行三維重建,重建出來的資料,歸屬權是屬於1.建築物擁有者2.擷取公司3.擷取技術者4.建築物所在國家?

  [註]SIGGRAPH是全球電腦圖學最大的研討會(conference)去年部門派我去參加。

  另外原因還有網路上常常及現場都會有人詢問的,在路上亂拍會不會產生肖像權及著作權的問題?去年我去研討會的時候,現場聆聽Kanade教授(CMU的教授)的演講,在結束時Kanade在演講場地外被電子媒體進行訪問,我在七米之外想拍一張他的照片,結果衝過來一個女工作人員制止我。

  台北這場演講(或討論會)的內容大致上都有包含到。主要已提問者的需求分為兩個方向,一個是使用,重製,或散佈他人照片,或自己的照片所產生之智財權的問題。另一個是拍攝人像,真實物體所產生肖像權,智財權的問題。有很多在法律上一般人容易混淆的地方都在現場得到答案。

  當然如果想要了解這個問題的朋友,最好可以跟楔石接洽能不能在他們公司觀看當時的錄影。

  我在這邊只能做一個摘要解說。

  首先簡律師替現場朋友釐清的重點有幾個。

 

實力跟權力

  訴訟是你的權利,要告誰,要告什麼都是訴訟發起人來決定的。跟有無法源依據毫無關係。任何人都可以告任何人以什麼奇怪的理由,只是勝訴的機會高低而已。因此法院裡面充斥著很多意氣用事的案件。因此在攝影或是攝影作品使用的同時,任何人覺得你不對,都可以去遞訴狀找你麻煩。簡律師舉個例子:目前身上有最多訴訟案件纏身的職業是什麼?是檢察官自己。很多案件當事人最後敗訴了,一時氣不過,就直接把該案件有關的法官,檢察官,書記官,全部告他們瀆職。這也成案。訴訟是國民的權利,因此不管什麼原因被誰告是一件必須接受的事實。

  阻止你拍攝的,通常是實力而不是權力。法律規定公共場合下的拍攝是被允許的。但是如果在百貨公司拍到櫥窗或是商店的內容,警衛出來阻止你,這時他靠的是實力,而不是權力。

  如果是私人空間,譬如說某某公司的內部,公司可以定下不得拍攝的規則,但是在公共場合則無此規定。因此在馬路邊拍某建築物的外觀,警衛是沒有權力可以阻止你的,但是他卻阻止你,找流氓來揍你,把你的相機摔壞,底片抽掉,他靠的是實力。你可以反告他,獲得賠償,但是實力比人弱,無助於當時拍攝時的情況。

  如果在該私人建築物的空間內(譬如說大門內的庭院)拍建築物。這時阻止你拍攝用的就是基於規則上的權力而不是法律。

 

智財權與肖像權的複雜度

  肖像權的損害,有一定的但書,要勝訴,必須要對當事人"有重大的損害"。路邊被記者或綜藝節目隨意的,不經意的拍攝到畫面裡面,對當事人如果沒有損害,是很難勝訴的。

  簡律師舉第一個例子,某米國出版一本有關於米國總統醜聞的書,但是在還沒有出版之前,被某電子媒體翻拍其中一段重要文字,該文字算是該書的菁華,因此出版商打官司,最後勝訴。(這例不是肖像權但是是重大損失)

  簡律師舉了第二個例子,外遇或是翹班,被不小心拍到,結果造成夫妻離婚,或是被資遣,算是因為被拍到造成重大的損害,但是法官最後判定肖像權損害不成立,因為被拍到的事實是違反善良風俗。

  簡律師舉了第三個例子,某法律系學生在外兼差,擔任外拍模特兒,契約明定拍攝結果只有外拍事件可以使用(貼在網頁上作為外拍的成果),但是該網頁日後自行將照片修圖的流程結冊出書,該法律系學生打肖像權官司,該生聲稱因為未來要擔任法官,檢察官,書記官等職業,此書會造成將來名譽上的重大損失,最後勝訴。

  因此結論是肖像權在一般人身上其實不是很好用。

  另外是智財權,智財權分為專利,商標,著作,以攝影寫作等作品為例,著作權其實是一個雜燴的財產權,主要可分為著作人格權跟著作財產權。

  最常見的例子就是。拍攝婚紗照的著作人格權如無特殊規範是屬於拍攝的攝影師,而著作財產權則是屬於攝影師受雇的婚紗館。被拍照的人只有肖像權。(但是要主張受損也要符合前述的重大損失)

  同樣,受僱的廣告設計畫家,畫作設計如無特殊規範,著作人格權屬於畫家,但是財產權是屬於公司。

  人格權主要是表示此作品是由誰製作,作品修改及發表的人格認定及會否造成著作人的損害等規範。而財產權分為重製權、公開口述權、公開播送權、公開上映權、公開演出權、公開展示權、出租權、改作成衍生著作或編輯成編輯著作之權。

  因此簡律師提到,一般來講攝影著作的著作財產權通常授權出去時都可以自行包裝,譬如說歌曲作品的公開演出權給某演出團體,公開播送權給某電視公司。

  結論是"人被拍到"在著作人格權與財產權上也是無法主張的。如果是戶外舞蹈演出,假如拍整段就侵犯重製權。

  另外簡律師還提到比較多人遇到的問題,也就是圖片引用,目前的規定是引用必須在限定的範圍內。也就是1.著名出處及作品,譬如誰誰誰作品/出自哪本書的第幾頁。2.不能以原解析度來引用,但是容許以較差的解析度來引用。(解析度縮小到不會讓別人認為引用的作品會侵害到原作品的完整度)

 

法律的主觀及對象的主觀

  簡律師提到基本上智財權與肖像權的判定,其實相當依賴法官對法條的主觀判斷,不同的法官對相同的條文可能都有極大不同的解釋。因此簡律師一再的強調,他所說的無法當作承堂証供,一切都不敢說死。

  簡律師也提到隱私權這東西。對不同的對象而言有不同的解釋,基本上公眾人物在法律上隱私權的保護是較一般人為低的=成為公眾人物勢必要放棄部分的隱私權。就如同肖像權所述,公眾人物被狗仔隊拍,如果沒有造成損失(譬如說明明是去買東西,結果說你去偷腥)是沒有權力阻止狗仔的。(但是當然可以用實力XD)

 

藝術品與建築物的不同

  最後是建築物的部份,前述有提到藝術作品是有其著作權,因此對路上的美術雕塑攝影,是會侵犯該美術作品的公開播送權(這地方不是很確定可能需要查一下),複製該美術作品成為另一個很像的美術作品則是侵犯其重製權。

  但是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一般建築物並非是美術作品。因此拍攝故宮,國父紀念館,等知名地標是不會侵犯這個部份的。除非該建築物有相當濃厚的美術色彩,譬如說雕龍畫棟的廟宇,或是有壁畫的古蹟。該著作的所有人(主要是財產所有人)會來主張公開播送的"權力"(當然,現場阻止你用的還是實力)。

  有一個特例是101大樓。他們有申請立體商標,拍攝101大樓的作品本身沒有問題,但是如果將作品印製在販賣商品上,就有可能會侵犯到101的商標權(讓人誤以為該商品是101大樓公司所做的商品)

 

  最後還是提醒各位權力與實力的差別,法律永遠是事後再補救跟主張,如果過分相信法律而受傷是得不償失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