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四月天

我心中的四月天

 

  我宿舍電腦上桌布中的一個電玩角色。他在遊戲裡面的角色叫做April Ryan,猜想當時台灣代理公司因應人間四月天正在熱映,所以把這個角色在中文手冊裡面翻譯做雷恩四月天。一開始我也覺得這翻譯很好笑,但後來我並不在意。這篇文章中姑且就稱他為四月天小姐吧。

 

  這張桌布我一直沒有拿下來換成其他新的電玩角色,是因為我對四月天小姐有著濃厚的情感,這個情感是對這個角色,對成就這角色的故事。大致上像尊敬與欽慕綜合的情感。這遊戲名稱叫做The Longest Journey,台版直譯無盡的旅程。(與無盡的任務Ever Quest是兩個不同的遊戲,甘大爺你不要再搞錯了)

 

  黑暗名言裡面,有一則就是節錄自TLJ。這個遊戲一開始只是很標準的冒險遊戲,我們的主角四月天小姐,從單純,胸無大志,一個藝術學院的學生,被莫名的魔法牽引,進入異世界,闖蕩江湖,克服重重困難,打敗及解開接踵而來的的敵人與難題。這些關卡慢慢地鍛鍊了四月天的心志與勇氣,讓他不再是一個只會拿畫筆作夢,而卻只能到處賺學費汲汲於生活的普通人。

 

  四月天在歷程中慢慢發現,他正在完成那個異世界的一個古老預言,他不斷成為各族傳說中的英雄,或拯救者。到劇情的後段時,四月天登上了一艘黑船,碰到了一個像幽靈的種族,那引頭人以緩慢而低沉的語調問他

“Who are you?”

“呃~我姓雷恩~叫四月天。”四月天一開始回答的很困窘。

“Who are you?”

“呃~我剛從巴拉巴拉來,我想去發拉發拉。”四月天搞不懂引頭人在問什麼

“Who are you?”

四月天終於投降了:

I’m the windbringer(我是御風者),
I’m the waterstiller(我是馴海者),
I’m April Bandu-embata of the Banda , and(我是小小的追尋者,而且)
the vener Kam-ang-la(是一個預知者),
I’m a shifter(我是穿梭邏輯與魔法的使者),
I will some day become the Thirteeth Guadian(有一天,我會變成第十三位守護者),
Protector of the balance , and(平衡的保護者,最後),
I’m April Ryan(我叫做雷恩 四月天).

引頭人終於首肯:“歡迎上船。”

 

  四月天小姐在內心深處承認自己的身分就是下一任接替的守護者後,終於進入解開最後的黑幕秘密的階段,劇情也進入最後高潮。

 

  當四月天要打敗故事最終的大魔王(幕後黑手)時卻發現大逆轉的事實:原來下一任的守護者竟然不是自己。下一任是另有其人。而四月天的使命,就是把那位守護者救出來,然後協助他打敗大魔王,登上衛冕者,不,是守護者的寶座。

 

  故事的最後一章(TLJ用Chapter作為遊戲的分段,很明顯的把這個故事定位為小說),就是在協助了守護者後,四月天返回了他的學校,以及他原來平凡的身分,編劇並沒有描述四月天的心境,但是從部份四月天與他週遭人的對話及配音員Sarah Hamilton的語調中,我卻可以感覺到深深的無奈。對照節錄的那段話與結局,這極大的反差。成就了TLJ是我心目中最優秀劇情之一。而四月天與他的經歷,也成為我常常會懷念的角色及劇情。

 

註:Syberia(西伯利亞,或譯猛瑪象的呼喚,或神魔玩具人)雖然故事也很不錯,但是畢竟短了一點,而主角終究只是劇情中的棋子,因此我只能說Syberia是我心目中最優秀劇情的前三名。

註:四月天最後這心境,導致了他在TLJ二代中的故事背景,可以說作者是故意埋下的伏筆,但二代在冒險遊戲的領域表現的好或不好,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